发新帖

野生龟及走私龟为什么养不活?

[复制链接]
9922 0
1.jpg
图片协力:吉祥水族空间(台南市)

我对于麒麟陆(凹甲陆龟)(Manouria impressa)的印象其实并不是很深刻,
可说仅止于不容易长期饲养而已,
对于这隻陆龟的相关资料蒐集向来也就不太积极,
直到在我在万般无奈:缅甸星龟因结石阻塞导致暴毙一文中提到了,
认识已经二十三年的老友 Jeff 语出惊人的表示:
麒麟陆龟或花背箱龟在台湾都养不了太久!
我才开始多加关注这隻陆龟的相关研究。
老友 Jeff 在台湾可不是一般的陆龟玩家或饲主,
而是真正的龟类保育和研究专家,
在国际的重要期刊上发表过多篇的陆龟研究,
和许多国际的龟类机构与专家学者也都建立了良好密切的关系。
举个例子吧,
在 2012 年底美国的 60 分钟(60 MINUTES)节目「拯救陆龟的竞赛(The race to save the tortoise)」中,
专访了美国贝尔勒龟类保育中心(Turtle Conservancy Center)的创办人 Eric Goode 先生,
在节目当中提到了「一种调和了有机牛奶的陆龟奶昔」。
此段影片的内容是在太令人吃惊了!
由于 Jeff 正好认识 Eric Goode,
为了查证是否真有此事,
我委请老友 Jeff 向 Eric Goode 本人直接问个清楚,
刚好 Jeff 在 2013 年 4 月造访美国纽约并下榻在 Eric Goode 经营的酒店,
他果真就帮我当面询问 Eric Goode 并且带了讯息回来。
老友 Jeff 告诉我:
Eric Goode 其实自己也说得不清不楚的。

在影片 11:25 至 11: 35 处:Each species is pampered like a guest at one of Goode's hotels with fresh cut flowers, salad greens and a tortoise smoothy blended with organic milk(每个品种就像是 Goode 酒店内的贵客一样,以鲜切的花朵、生菜沙拉和一种调和了有机牛奶的陆龟奶昔来加以骄宠)。

但是 Jeff 还补充说道:
贝尔勒龟类保育中心内的许多乌龟专家觉得 Eric Goode 其实是不太懂陆龟的,
认为他只不过是个负责出资的有钱大老板而已。
所以 Jeff 也就要我别太相信 Eric Goode 所讲的话。
我们在与奥地利的乌龟专家 Peter Praschag 博士会谈的访谈主角就曾任贝尔勒龟类保育中心的馆长。
自古以来文人相轻,
且各有其执著之处,
这点我完全能够理解。
不论如何,
我必须很遗憾地对 Jeff 说,
有关 Eric Goode 的负面评价我可就不太认同了!
因为就一个组织或体系的经营和管理而言,
要进行专业深入的研究和分析,
原本是领导人旗下的部属、智囊团或专家学者们该做的事,
该组织的领导人只要具备一定程度的知识和认识,
并且能判断做出正确的决策,
这就太够啦!
美国的 60 分钟影片可不是专门报导八卦小道消息的节目,
况且 Eric Goode 就算在陆龟的专业上不如保育中心的专家或学者们,
但 Eric Goode 身为出资的大老板,
重点不在于他本人必须对陆龟有极深入的研究,
而是要能做出正确的决策方向。
Eric Goode 本人热爱陆龟且对于相关信息多有涉猎是无庸置疑的,
他只要能理解学者所提供的专业讯息并做出明确的判断即可。
如果 Erich Goode 本人已经具备极专精的陆龟养殖和研究知识,
何必还要花钱请一堆专家和学者来吃閒饭?
况且以尔勒龟类保育中心至目前为止的龟类繁殖成就来看,
至少 Eric Goode 是做出正确的决定且把钱花在刀口上。

野生麒麟陆龟在寮国东南部原产地的行情是每一公斤介于 12.5 - 25美元(新台币 375 - 750 元)。
2.jpg

不论如何,
在台湾如果连老友 Jeff 这种等级的专家都认为麒麟陆龟不容易长期饲养了,
一般的陆龟饲主们恐怕只是更不乐观了。
而这次打算探讨的麒麟陆龟研究,
或许可以提供我们一些相关的思考。
这篇调查是世界自然基金会(WWF)的专家 Calame  等人深入寮国原产地的第一手报导,
研究人员从 2012 年二月至五月在寮国东南方邻接越南的 Xe Sap 国家保护区进行调查,
总共观察到了三次的麒麟陆龟。
第一次是在保护区内发现一隻雄性的成体,
这隻麒麟陆龟正在森林的底床的一处 40% 斜坡上行走。
第二次则是在保护区内发现一隻死亡的麒麟陆龟成体,
这隻麒麟陆龟在一个捕兽圈套内被人发现,
而且已经死亡多日。
第三次则是在邻近国家保护区之外七公里处的两隻麒麟陆龟成体,
这两隻活的麒麟陆龟被人藏在一个猎人野营区的袋子内,
猎人似乎离开了营区进入森林内去寻找更多的猎物,
并且打算回来后才把麒麟陆龟一併带走。
这三个地点都是常绿森林,
该国家保护区的海拔高度约为 900 公尺,
丘陵树冠层的高度约有 20 - 30 公尺。

野生大头龟(鹰嘴龟)在寮国东南部原产地的行情约是每一公斤 50 美元(新台币 1500 元)。
3.jpg

不过,
这些都不是本篇研究引起我注意的重点。
真正令我眼睛为之一亮的,
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人员和当地居民访谈的纪录。
根据当地部落的人民表示,
龟类的交易对于村民来说是很好的收入来源,
虽然水龟和陆龟的数量日渐稀少。
当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人员遇见麒麟陆龟时,
当地部落村庄的嚮导原本是很兴奋的,
后来发现研究人员其实并不想要麒麟陆龟,
随后就变得很失望。
据当地嚮导们表示,
龟类是他们很容易取得的收入来源。
活捉的麒麟陆龟如果卖给越南的买家,
一公斤的售价约为 12.5 美元(新台币 375 元),
但有个来自寮国首都地区的一个中国买家,
却愿意以每公斤 25 美元(新台币 750 元)的价格蒐购麒麟陆龟。
而麒麟陆龟的成体偶尔体重能超过 3 公斤。
根据一份在越南 Song Thanh 自然保育区(距离寮国的 Xe Sap 国家保护区不到 100 公里)内的调查,
在 2006 年时麒麟陆龟的价格平均也才每公斤 2.2 美元(新台币  66 元),
由过去六年来麒麟陆龟价格的飙涨程度,
不难想像野生个体迅速减少的速度。

野生花背箱龟在寮国东南部原产地的行情约是每一公斤 100 美元(新台币 3000 元)。
4.jpg

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人员更进一步的分析表示,
麒麟陆龟的价格比起鳖类的每公斤 7.5 -11.25 美元(新台币 225 - 337 元)贵很多。
但这还不算甚麽,
根据寮国东南方当地的部落村民表示,
大头龟(鹰嘴龟)(Platysternon megacephalum)的价格为每公斤 50 美元(新台币 1500 元),
闭壳龟(Cuora)的价格更是高达每公斤 100 美元(新台币 3000 元)。
由于研究人员并没有亲眼见到是哪一种闭壳龟,
无法提供明确的乌龟学名,
但我们由寮国东南方的地理位置和如此高昂的价格来推测,
黄额闭壳龟(或称花背箱龟)(Cuora galbinifrons)的可能性很大,
但当地也无法完全排除有布氏花背箱龟(Cuora bourreti)的存在。
此外基金会研究人员虽然找到了死在捕兽圈套的麒麟陆龟,
但那些捕兽圈套的主要用途是捕捉哺乳类和鸟类,
当地村民如果要捕抓麒麟陆龟,
其实就会动用猎犬,
而且经常能保证抓到麒麟陆龟的活体。
世界自然基金会研究人员认为在寮国的 Xe Sap 国家保护区内应该还定居著其他重要的龟类,
例如大头龟(鹰嘴龟)和闭壳龟(花背箱龟),
不过研究人员这次的探访除了麒麟陆龟以外,
在野外只亲眼见到了另一种乌龟,
很可能是一种摄龟(Cyclemys),
但是当地部落的村民对这隻水龟的兴趣不高,
并不会去捕抓这隻水龟。

摄龟在东南亚的分布广泛且数量众多,在寮国东南部原产地反而不受猎人或买主的青睐。
5.jpg

看到了寮国原产地的麒麟陆龟和其他龟类价格,
我们不得不拿来和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一文中所描述的场景做比较:
辐射龟(Astrochelys radiata)如果是卖给当地人食用的,
一颗的售价是 5,000 马达加斯加法郎(约新台币 71 元);
如果是卖给外国人的,
一颗的售价就会提高至 15,000 马达加斯加法郎(约新台币 212 元)。
另外我们在辐射龟被当成野味宰杀导致濒危一文中也提到了:
在 47 处的栖息地内,
总共发现了152 隻活的辐射龟,
另有 105 隻辐射龟的遗骸,
其中在两条河川的河床上数量最多,
而在辐射龟的两处保育地区内,
则没发现被盗猎的辐射龟遗骸。
在对照之下我们不难发现,
辐射龟在原产地的售价比麒麟陆龟还要便宜很多,
况且当地村民不需要进入保育区内盗猎,
就能轻易抓到辐射龟宰杀来吃。
令人不解的是,
辐射龟的数量庞大容易抓且价格便宜,
却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列于附录一,
麒麟陆龟不易捕抓且当地价格昂贵却被列于 CITES 附录二。
很显然陆龟原产地的部落村民对于 CITES 相当的无感。

野生辐射龟如果要是卖给外国人的,每颗的售价就会提高至 15,000 马达加斯加法郎(约新台币 212 元)。
6.jpg

除了原产地的价格和数量,
陆龟的捕捉过程也是个很重要的议题。
我们在辐射龟~一颗严重受到威胁的星星一文中提到了,
採集者低著头回答道:
「我不想谈这个。
我只知道他们是从昏暗的海滩角落搭乘独木舟离开的。」
如果以辐射龟的分布区域和採集的容易程度,
我们似乎可以大胆的猜测,
捕捉辐射龟的猎人,
不需要留置货品太久的时间便能够脱手,
而外国的买家很快地就透过水路将货品给运走了。
反观麒麟陆龟的捕捉过程,
猎人必须深入森林内猎捕,
而且可能无法将抓到的麒麟陆龟以最快的速度运出脱手,
我们不难想像麒麟陆龟在留置过程中所承受的紧迫程度。
极度恶劣的捕捉条件和运送过程的紧迫,
或许是麒麟陆龟甚至许多花背箱龟交到了陆龟爱好者或动物园手中难以长期饲养的原因。
瑞士乌龟巴赛尔地区的乌龟帮会长 Viktor Mislin 在麒麟陆龟的饲养也提到过,
麒麟陆龟对于人类的碰触和把玩很容易出现紧迫,
至今只有美国加州的 Ralph Hoekstra 和瑞士的 Viktor Mislin 报告过麒麟陆龟的繁殖成功纪录。

麒麟陆龟很容易受到紧迫而不愿意开口进食,原产地恶劣的捕捉条件和运送过程,很可能是问题所在。
7.jpg
看过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寮国东南部调查报告,
我们很容易就产生一种感觉:
麒麟陆龟和花背箱龟本身或许并不是那麽难以饲养,
但可惜问题是出在原产地恶劣的捕捉条件和运送过程,
才导致有如此多的陆龟爱好者前仆后继却始终铩羽而归。
其实台湾的麒麟陆龟爱好者也不必感到太过沮丧,
因为就连美国的乌龟专业人士也搞不定麒麟陆龟,
美国新英格兰水族馆的主任兽医师 Charles Innis 在 2006 年的时候,
甚至还为了麒麟陆龟发表了一篇彙整17 隻个体的解剖研究报告,
试图从病理学分析的角度来提升麒麟陆龟的养殖成功机率。
无论如何,
原产地恶劣捕捉和运送过程所导致的活体损耗,
可不是所谓的人工养殖技术可以轻易挽救或弥补得回来的,
赌运气的成分应该才更高一些。
对于老友 Jeff 想诱拐我饲养麒麟陆龟或花背箱龟的心机,
我目前也只能暂时敬谢不敏了,
除非是人工繁殖(CB)的个体。
因为根据 Viktor Mislin 在 2011 年所发表的后续报导,
人工繁殖的麒麟陆龟幼体似乎并没那麽难养活。
本网站日前也已经取得了 Viktor Mislin 先生的正式授权,
将刊登其麒麟陆龟幼体养殖经验和纪录的国际中文版。

根据 Viktor Mislin 的四年养殖经验,人工繁殖的麒麟陆龟幼体虽然对于环境的变动敏感,但能从紧迫当中恢复进食。
8.jpg
參考文獻:
Calame, T. et al.(2013): Field Observations of the Vulnerable Impressed Tortoise, Manouria impressa, from Southern Laos and Notes on Local Chelonian Trade. Asian Herpetological Research 4(2):151-154.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171-703-76777 客服电话:周一至周日8:30-20:30


公众平台 站长微信
手机H5站 手机H5站

广告预约

171-703-76777
QQ咨询: 9: 00-23: 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