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帖

要黄缘还是黄荃?——国龟之痛祭

[复制链接]
4068 0
banner_dq.jpg
最近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颁布,一些事情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让两个本不相干的事物,有了交点。

黄荃,五代十国西蜀画家。 以一副《写生珍禽图》闻名于世。
黄缘,富贵大方古朴,数量越来越少,价格节节攀升,可谓近年界的一颗明星。

cdbf6c81800a19d84e1d040133fa828ba71ea8d3fd1f66a4.jpg
当我们用“专业”的眼光审视这幅1000多年前的画时,我们的第一个反应可能是:皖南,高背,红脸,双线连。。。这些词语,甚至已经超过了我们对它们本身的了解,
我不知道黄荃当时于何处画下了这幅写生珍禽图,我只知道,这个美丽的龟种自古就受到了关注,
但是,当我们一次又一次的,以“专业”的眼光打量它们时,有没有注意到,我们变了,
我们,又到底怎么了?

我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龟友,甚至从6年前喜欢龟到现在,尽管也饲养了一些龟,但也脱离不了新手的范畴。
6年前我在路边以10元买了两只巴西龟,我当时无法辨认他们的品种,只是单纯地觉得他们很可爱,安静,而且易打理。
可是到现在,有多少龟友可以扪心自问,我们到底喜欢上了龟的什么?我们开始疯狂的收集品种,迷恋各种极品。我们的心态,是否已经潜移默化地发生了变化?
有人会说,作为一个龟友的成长,从巴西,草这样的低端入门品种,养到一些高端品种是必然的追求过程,是一种人心的满足。
可是在种种华丽的龟种后面,你们是否看见了这些?!

泥龟 Dermatemys mawii EN濒危
大头龟 Platysternon megacephalum EN濒危
巴达库尔龟 Batagur baska CR极危
盐水龟 Callagur borneoensis CR极危
金头闭壳龟 Cuora aurocapitata CR极危
黄缘闭壳龟 Cuora flavomarginata EN濒危
黄额闭壳龟 Cuora galbinifrons CR极危
百色闭壳龟 Cuora mccordi CR极危
潘氏闭壳龟 Cuora pani CR极危
三线闭壳龟 Cuora trifasciata CR极危
周氏闭壳龟 Cuora zhoui CR极危
亚洲山龟 Heosemys depressa CR极危
巴拉望龟 Heosemys leytensis CR极危
太阳龟 Heosemys spinosa EN濒危
三线锯背龟 Kachuga dhongoka EN濒危
孟加拉锯背龟 Kachuga kachuga CR极危
阿萨姆锯背龟 Kachuga sylhetensis EN濒危
缅甸锯背龟 Kachuga trivittata EN濒危
苏拉威西叶龟 Leucocephalon yuwonoi CR极危
黄喉拟水龟 Mauremys mutica EN濒危
马来西亚巨龟 Orlitia borneensis EN濒危
锯缘摄龟 Pyxidea mouhotii EN濒危
沼泽箱龟 Terrapene coahuila EN濒危
缅甸星龟 Geochelone platynota CR极危
安哥洛卡象龟 Geochelone yniphora EN濒危
缅甸陆龟 Indotestudo elongata EN濒危
印度陆龟 Indotestudo forstenii EN濒危
靴脚陆龟 Manouria emys EN濒危
星丛龟 Psammobates geometricus EN濒危
扁尾珠网龟 Pyxis planicauda EN濒危
克莱马尼龟 Testudo kleinmanni CR极危
纳吉夫陆龟 Testudo werneri CR极危
赤蠵龟 Caretta caretta EN濒危
绿蠵龟 Chelonia mydas EN濒危
玳瑁 Eretmochelys imbricata CR极危
肯氏龟 Lepidochelys kempii CR极危
榄蠵龟 Lepidochelys olivacea EN濒危
革龟 Dermochelys coriacea CR极危
印度鳖 Apalone ater CR极危
纹背鳖 Chitra chitra CR极危
小头鳖 Chitra indica EN濒危
鼋 Pelochelys cantorii EN濒危
马达加斯加大头侧颈龟 Erymnochelys madagascariensis EN濒危
南美巨侧颈龟 Podocnemis lewyana EN濒危
罗地岛蛇颈龟 Chelodina mccordi CR极危
澳洲短颈龟 Pseudemydura umbrina CR极危


这里面有多少我们所熟悉的品种,其中的一些背负着天价的标签,但是在天价的背后,我们除了看见了财富,羡慕,极品,稀有,虚荣。我们是否还知道这些触目惊心的数据?
班鳖(3只),云闭(5只), 周氏(不足20只),百色(不足50只),鼋(不足300只),金头(功能性绝灭),三线(功能性绝灭),潘(功能性绝灭)。。。。
在我们有生之年,可能会亲眼目睹前5种龟种的灭绝(实际上在野外已经灭绝),后面几种也只是目前有极少量的人工繁殖,这些龟在野外已经抵达灭绝的边缘。
有些玩家对于一些稀有龟种可能会拍拍胸脯,自豪的说:我那缸子里就有。
可是,你也许可以挽留一个个体,但你能拯救一个物种吗?

列表还有一些市场上大量供应龟(比如黄额,锯缘,黄喉,缅陆),但是,我想说,不要沉迷在它们还大量存在的幻觉上,它们的数量已远远低于我们的想象。一个龟种从被大肆捕捉到走向灭绝只需要短短20-30年时间。如今天价的三线闭壳龟就是个很好的例子。然而大多数的繁殖场,对于龟都是,不到物以稀为贵的时候,繁殖场是不会出于经济利益而尝试人工繁殖的。
然而,没有繁殖场及国家相关机构的努力,有些龟种玩家自己是很难繁殖的,(比如凹甲,黄额)。
而且有很多龟种的人工繁殖非常困难,国外针对一些龟的保护,甚至已动用了基因工程。
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也会在野外失去黄缘,黄喉,黑靴,鹰嘴,眼斑,齿缘,地龟,花龟,甚至草龟
我们为什么要我们欣喜若狂地把它们拥有,却又要眼睁睁的送它们离开?!

诚然,ye sheng龟的确有一种CB龟无法复制的美,那种自然,沧桑,可以将我们每个龟友的心都俘获。但是,在我们一味的追求龟的背后,我们是否能够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在野外欣赏到它们的魅力,
而不是养殖场和动物园。我们是否能够骄傲的对他们说,某某地方以某某龟而闻名,我们驱车穿越崇山峻岭,踏过溪流白云,带着他们远远的观望,或是近距离的触摸。那种感受,是否更为重要?

这里我还想起了一件事情,07年12月,我应友人之邀,前去了澳洲游历,友人正在读大学,他带我到它们的校园里游玩,刚走了不久,我就惊奇的发现,他们的校园里竟然有为数众多的鸟类,
甚至有一些身价不菲的鹦鹉(如葵花鹦鹉),我下意识的说出:这么多值钱的鸟类,都没有人去捉它们卖钱吗? 我当时以为是有严密的监管,可是我错了,那些鸟类都是自然生长繁衍在那里。
我朋友的一句话让我幡然醒悟:既然能在大自然欣赏到它们完整的美,何必要把它们关进牢笼孤芳自赏呢?既然能天天在耳边听到他们动人的歌声,天天在眼前看到它们漂亮的羽毛,自由的飞翔,
又有谁愿意去破坏这一切呢?

欧翁爱酒,意不在酒,在乎山水之间。
国人爱龟,爱其品相,关乎价格,而把“山水”置之事外。
国人爱龟——国龟之痛!

尤记得曾经在杂志上看到的一篇文章,说国内野外已经没有大型猫科动物。想到社会日渐发展的今天,心里时常会有一种微微的阵痛。960万平方公里,竟然容不下小小的它们。它们处于大自然食物链的顶层,本应是自然界的霸主,
然而,一切都太晚了。
我们已经失去了华南虎(灭绝),东北虎(极危),雪豹(极危),云豹(极危), 那么今天,猞猁 兔狲 金猫这些中小型猫科动物也走向了灭绝的边缘。
我们失去了太多太多,有一天,我们是不是会连麻雀都会看不见。
钢铁森林里,到底还留下了什么?

今天,大熊猫有人保护,扬子鳄有人保护,金丝猴也有人保护,华南虎已经灭绝了,却还有人要保护。可是龟类呢?据我所知国内目前只有一个新疆霍城四爪自然保护区(但是因为缺少资金,保护区里竟然连一个指示牌也立不起!),也许,在各地为数量稀少的龟种建保护区是不太现实的事,但更现实的事是,究竟现在这些龟在野外还有没有?

又不得不说说非洲人,因为贫穷和落后,加之动物制品极其高昂的价格,它们的动物曾遭到大面积的屠杀。但贫穷与落后并没有击败他们,他们中的一些人以生命的代价与捕杀动物做着殊死的搏斗。这样,山地大猩猩,黑犀牛等极危的物种才得以保留了下来。
在捕杀与保护之间,他们极力的想找寻一种平衡,终于他们醒悟了过来。
有些地方就通过发展旅游业取得显著成绩,如哥斯达黎加,该国将25%以上的国土设立为国家公园,以此保护热带雨林和其他生态特点。现在,旅游业每年能为其带来10亿美元的收入,占该国国民收入的11%。 同样是黑犀牛,一种是非法猎杀的对象,一种是合法旅游的资源,不同的思路可能会导致对同一资源的存亡有着截然不同的结局。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也能做出明智而理性的选择。

我希望有一天,龟友们饲养的龟类都是在不破坏自然资源的前提下人工繁殖的。这不是不可能,这在一些欧美国家已经基本实现(
大E小E,各类锦龟,蛋龟,同样被世界各地的龟类爱好者所饲养,甚至在亚洲市场被广泛食用。但是为什么没有濒危的迹象。
而且当地的居民经常能在市区的湖塘和郊外溪流里看见它们。难道他们的城市化不够高吗?难道城市化的前提是必须要以牺牲动植物和自然环境为前提吗?
因为他们依托着自觉的自然环境保护意识,庞大的ye sheng 种群和强大的繁殖场饲养。才能在世界各地龟类爱好者的手中繁衍生息而且经久不衰)。

我希望有一天,龟友们是以保护和欣赏为目的,组织去野外探寻龟真正的生活。看山看水,而不是看整理箱和方方正正的水池。

我希望有一天,商家也能以目前手中拥有的种龟,繁育出幼龟,此消彼长,从而减少对龟类的肆意捕捉。

我希望有一天,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和我们一样欣赏到众多品类的国龟的魅力。

我希望有一天会有人对我说,你不是一个空想家。

我希望三十年后的今天,我们不会长叹一声:悔之晚矣!


要黄缘还是要黄荃,相信每位龟友的心中已有了些许的答案。

举报 使用道具

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更多

客服中心

171-703-76777 客服电话:周一至周日8:30-20:30


公众平台 站长微信
手机H5站 手机H5站

广告预约

171-703-76777
QQ咨询: 9: 00-23: 00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